公司新闻

工程业绩

企业文化

[03-24]
[03-24]

人才招聘

荣誉资质

TOP

为摆脱贫困放歌
2021-03-24 14:14:38 来源:诗刊社 作者: 【 】 浏览:149次 评论:0

全国脱贫攻坚表彰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庄严宣告,经过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努力,在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的重要时刻,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


这一伟大进程中,中国文学没有缺席,中国作家没有缺席,广大作家深入脱贫攻坚一线,亲身参与脱贫攻坚工作,到脱贫现场采访采风,用手中的笔,记录、书写、讴歌脱贫攻坚的伟大成就、感人事迹、先进人物,涌现出一大批精品力作,其中不乏优秀诗篇。


军旅诗人、鲁迅文学奖获得者王久辛,多年来坚持围绕重大事件、重大工程、重大战略开展诗歌创作,写出了《狂雪》《致大海》等名篇,风格温婉而浑沉、内敛而热烈,《李小丹的一家子》也如是。诗作拉家常般写到建档立卡贫困户,贵州省紫云县板当镇青山村村民李小丹,因丈夫老罗去世,三个孩子上学,生活陷入贫困。得益于精准扶贫政策,大女儿靠助学贷款完成大学学业,在贵阳中医院二附院当医生,她全家异地扶贫搬迁,告别茅草屋,住上“这三室一厅/带着厨房阳台”的房子,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李小丹收拾得干干净净/像贵阳城里人一样/出来进去/清清爽爽/里里外外 上上下下/都打理得 干干净净/人也天天洗澡/用香波  浴液……”并且想象女儿找到一位同样当医生的“城里娃”男朋友,想象未来的女婿到家里来……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脱贫攻坚,使近一亿人过上了美好的生活。他们获得的,不仅是“两不愁三保障”,更本质的,是做人的尊严和希望, “李小丹慢慢睁开了双眼/她说 孩子们大了/一切 都有了指望/我也有了仰仗/是 一个人与芸芸众生/一个党 与众生芸芸/正像一个人的睁眼/与闭目的距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脱贫群众精神风貌焕然一新,增添了自立自强的信心勇气”。这风貌、信心、勇气,是诗歌最应表达的内容。


许多诗人同时就是扶贫工作队员,是参与者、实践者、劳动者,“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自然更加深刻。诗人北乔,曾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临潭县挂职扶贫副县长,足迹遍布全县16个乡镇141个行政村和230多户贫困家庭,累计下乡410多天520余次,先后两次被评为“甘肃省脱贫攻坚帮扶先进个人”。他的组诗就叫“入村记”,“在村里,高原深山里的小村庄/每位乡亲的身影都会按住我的脚步/无意间,抽出一小部分的我”。“每位乡亲的身影都会按住我的脚步”,没有和当地群众血脉相通的亲情,是不可能到达这种境界的。《庄稼地时间》“挥开镰刀/成熟的麦子倒在身后/少年时在庄稼地劳作的景象刚涌起/腰就以疼痛的方式叫停/六十多岁的老农笑了/你们城里人干不了这活计/我说,我在农村长大的/老农又笑了/离开土地久了/你们腰不好了/你们头发少了/你们眼神不济了/你们三高了/你们腿脚不利索了/你们手开发抖了/你们心里装得太满了//我不服气,那您什么好呢/老农扬了扬手里的镰刀/这伙计,好使”。扶贫,就是和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根本一条就是扎根人民、扎根群众,扶贫,是这一优良传统在新时代的赓续。虽然借老农的口,其实是自况,反思自己离开土地、脱离人民之后,意志与身体的消退。扶贫,不仅帮助扶贫对象,也是培训干部的重要途径,和谐党群关系的有效载体,正如总书记提出的,“党群干群关系明显改善,党在农村的执政基础更加牢固”。


有的诗人,本来在北京等大城市有比较舒适的生活条件,写作事业顺风顺水,一个电话,就直接来到最偏远的小山村。诗人王单单“满天下行走,惯看秋月春风,与坦率豪爽之人交往,诗酒人生,十分快意。哪知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接了个电话,立即就从万都之首的北京城来到花鹿坪这个偏远的犄角旮旯里”,放下笔记本电脑,拿起了贫困户的档和卡,一家一家摸情况,解难题,没有一句怨言,更无违和之感。想起茅盾先生的名篇《风景谈》中说到了延安的知识分子,“看他们的手,这是惯拿调色板的,那是昨天还拉着提琴的弓子伴奏着《生产曲》的,这是经常不离木刻刀的,那又是洋洋洒洒下笔如有神的,但现在,一律都被锄锹的木柄磨起了老茧了。”延安时期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时间上相差了近八十年,然而精神却一脉相承。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百年青春,根本的一条就是群众观点、群众路线,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我们新时代的作家,同样践行这一宗旨,并不断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


诗人深深感觉到,到扶贫一线,将巨大的、甚至是主要的精力投入扶贫工作,不仅没有影响创作,反而为好诗的诞生开辟了广阔天地。诗人芦苇岸说“能够参与《诗刊》社‘驻村诗人’计划,是我夙愿以求”“‘驻村’两个字太要紧了,一下击中我深埋心底的乡土情怀”“《诗刊》社选派诗人深入基层,去聆听,去学习,去互动,感受新时代进程中的壮举,推动诗人的继续教育和创意写作,富有积极意义。”“由于地域和工作关系,有些诗人始终参与其中,与帮扶对象同呼吸共命运,更多的诗人则耳闻目睹乡村脱贫事业,那些众志成城的攻坚举动已经进入他们的写作当中。”芦苇岸是生在贵州的土家族诗人,长期在浙江工作生活,到方志敏发动革命的江西上饶市横峰县做驻村诗人。欠发达地区、发达地区、革命老区三类型地区的生活工作经历,让他感激、感慨、感怀,当然更多的,是创作上空前的收获。和驻村扶贫不一样,驻村诗人不是驻在一个村,而是在一定区域内的许多村庄采访写作,“每天落脚不同的村庄”,也为他们从更宽广的视野深入生活,提炼素材,进行创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总书记对新时代文学提出的三项任务,记录、书写、讴歌,其间逻辑关系严密。奋斗在扶贫一线的诗人,无论是驻村扶贫队员还是驻村诗人,首要而最直接的,是“诗言志““我手写我口”,以诗的形式,为这个人类史上最伟大的事业之一立传,直录其事。看下诗题就知道,湖南常德诗人周碧华《陈家湾纪事》组诗,共5首,《进村》《入户》《摸底》《途径》《脱贫》。如果从“为艺术而艺术”“现代派”“格律”“意境”等角度,这些诗可能简单直面了些,但却接地气、有生活,刚健、清新、质朴,因此也更有生命力和永久的意义。


(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Tags:李晓东 责任编辑:巴山一民
】【打印推荐】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0
上一篇阴天的屋子 下一篇落日颂(外一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