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工程业绩

企业文化

[03-24]
[03-24]

人才招聘

荣誉资质

TOP

一个人(组诗)
2021-10-22 08:22:15 来源: 作者:张二棍 【 】 浏览:54次 评论:0

一个人(组诗)


文/张二棍



一个人没有首都,也没有陪都。他全身

都是边疆。他的每一寸肌肤

都是兵戎相见的战场

他一出生,就放弃了和平的想法

他在内忧外患中,长大成人

他的眼神里,站满了戍边的人

他每说一句话,都是厮杀

他死掉了,不会有人用计

救活他。在奈何桥的两边

所有的,都平息了

也有人,围着他哭

但不会是,围魏救赵

也有人用火,烧他

但绝不会,有釜底抽薪




入林记


轻轻走动,脚下

依然传来枯枝裂开的声音

北风迎面,心无旁骛地吹着

倾覆的鸟巢,倒扣在雪地上

我把它翻过来,细细的茅草交织着

依稀还是唐朝的布局,里面

有让人伤感的洁净


我折身返回的时候

那丛荆棘,拽了一下我的衣服

像是无助的挽留。我记得刚刚

入林时,也有一株荆棘,企图拦住我

它们都有一张相似的

谜一样的脸

它们都长在这里

过完渴望被认识的一生



逃离



我的梦里,有野花,压着仇人的墓碑

有小路,走过贩运情侣的马车

有扭曲的蛇,吐出孤独的信子

一遍遍,舔着朝圣者泥泞的脸



为了让一场梦,无比接近真实

我还准备了,诅咒,哭泣,和挣扎……

惊醒后,我还有偏头痛

红眼眶。我把每一场梦

都做得玄机重重。以至于

每一次醒来,都是一次对现场的逃离

黎明,当警报声滑过暗青色的窗口

我知道,我又一次幸免了

但肯定有另一个人

因为梦见锈迹斑斑的镣铐

而不幸,被一群梦见判决书的人

带走了




麦田



永远是夺目的金黄,却永远无法收获

一片麦田,摆脱了皮尺的丈量

所以足够辽阔,让每个驻足的人

都为之震撼,并在内心

筹建着各自的粮仓。画中的小径

几百年了,尚有昨夜的泥泞。车辙新鲜

宛如,刚刚有马车驶过。驾车的人

一定是个老手,可能是去娶亲,也可能去

送葬……这有待考证。远处的尖顶教堂

影影绰绰,仿佛随时会消失

我站在这画前,屏住呼吸

听见了,唱诗的声音

顺着风,穿过世上所有的小路

也穿过,麦田前的玻璃框

来洗礼,一个永远徘徊在

异域的,陌生的我





一定是蚂蚁最早发现了春天

我的儿子,一定是最早发现蚂蚁的那个人

一岁的他,还不能喊出,

一只行走在尘埃里的

卑微的名字

却敢于用单纯的惊喜

大声的命名


——咦




那年的光


七十年代的阳光,照耀着七十年代的襁褓

七十年代的小孩,咬着七十年代的乳房

七十年代的中午,饥肠辘辘的母亲们

刚刚从生产队回来

左手,拼命擦着汗水

右手,拼命挤着奶水

母亲们站在树阴下

阳光漏在她们的乳房上

仿佛每一个孩子,正在吮吸着的

就是,光




民国十三年


冷风吹着,走失的露水

列队返回草尖

我独坐,仿佛听见什么鸟

咴咴地叫着

我带来一本地方志

却没有打开它。许多灾难

还没有成为灾难

许多姑娘啊

眉清目秀的好年纪

她们还没有成为丫鬟

妓女,和乞丐婆

她们在民国十三年的乡下

天真,无邪

把一簇簇罂粟花

插在鬓角

她们从阡陌上返回

把装满蘑菇的篮子

轻轻放在窗沿下

窥见父亲们,正大口大口

吐出,灰茫茫的烟圈




张二棍,本名张常春,1982年生于山西代县。出版有诗集《旷野》《入林记》等,曾获《诗刊》年度青年诗人奖、华文青年诗人奖、赵树理文学奖、黄河文学奖、西部文学奖、《长江文艺》双年奖等,曾参加诗刊社第31届青春诗会。


图片


Tags:个人 组诗 责任编辑:巴山一民
】【打印推荐】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此刻有你,便是圆满